• 小记

    2008-08-2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nanawh-logs/40441645.html

    上海的秋天貌似来临,

   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别样灿烂,

    气温不再炎热窘人。

    我仍然像一只敏感的猫咪,

    躲避人群,看来悠然自得,

    实则暴躁易怒。

     

    儿时好友对我诉衷彼此间拉长的距离,

    提及她受环境影响而获得的成熟心智,

    仿佛她已是进入不惑之年的长者,

    而我只是襁褓中的婴孩,

    她的言语中隐含盛气凌人的高姿态,

    友爱缺失,徒留下突兀的疏离感。

     

    妈妈忍受病痛开始上班,弄哭了我。

    失声痛哭,肆无忌惮的在他面前。

    看似也是对他最为凶狠的控诉。

     

    偶尔回想起一些人,一些事,

    见面,相处,结束。

    已然无法获得平和与安慰,

    应该忘记。

     

    大学同期的朋友都开始工作,

    有好有坏。

    喜欢她们时而与我联系,

    成为我生活中惊喜的小浪花,

    无论辛苦安逸都是多么的好,

    为自己人努力生奋斗的可爱的人们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