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缄默 - [两只喵咪]

    2009-12-28
    时而言语太多,诉说、探讨、争执、反思。

    到达头痛欲裂、几乎无法思考的状态时仍在说。

    此时反复说的总是那么几句,自己也感到如此厌倦。

    心中的执念如此顽强,如何也动摇不得。

    然而,许多情节,埋藏在心里,即便对你也无法诉说。

    早应该带着所有静默远走。于是这故事可以只属于我们。

    现在却仅存这一点。

    隐秘,潮湿,羞耻的隐藏在内心深...
  • 平安夜 - [时。日月]

    2009-12-27
    平安夜与朋友们一起在街头游走。

    看到街边拥挤的人潮倍感温暖。

    接到糖的电话,她也在这里。

    可惜走着不同的方向,虽然许久不见,但我们都跟随朋友,无法单独抽身出来见面。

    只能在电话中互诉思念与祝福。

    圣诞节被人崇尚的迷思,被商家的商业手段渲染至深,

    街边的圣诞头饰,可爱的小玩意,不同店中的圣诞树摆设。

    路上一张张笑脸,空中飘...
  • 崩溃 - [两只喵咪]

    2009-12-17
    崩溃只在那一瞬间。

    站在崩溃边缘,曾很努力拉住自己。

    用理智,坚强,现实,生活,竭尽所有手段。

    但,不如崩溃。

    崩溃,心碎,痛哭,

    好过绵绵无期拉长痛苦的战线。

    相信自己已经在他的世界消失。

    也许从未进入过他的世界。

    虽然曾经仿佛不停地在那里逛来逛去,

    但又好似什么都看...
  • 给大喵。 - [两只喵咪]

    2009-12-10

    你知道许多东西总会消失。


    虽然也许无法表达清楚,


    但你的心里明白原因何在。

  • 盲旅 - [深。溺。]

    2009-12-09
    内心汹涌盛大的倾诉欲化为文字积累成堆。

    于是自然地失去了声音的温度与人间的热络。

    一个人独自在静默空洞的索洞中行走。

    前方黑暗无光,脚步深浅不一,盲的前行。

    这是一个人的旅途。

    也许会半路折回,也许会一直走到索洞的另一头。

    都将会是自己的选择而后归于命运。

  • - [深。溺。]

    2009-12-07
    累。

    如果看到。

    请让我休息。

  • 看到一句话“我的伤痛 曾经 无药可救”

    显然的过去式。

    而我的,仍然是现在式。

    尝试许多方法。

    不留自己一个人在家里,

    不停留在这个地方,

    与朋友沟通,

    大家一起去玩耍,

    用尽全力对自己好,

    做美味的食物的给自己,

    买昂...
  • 感冒中 - [似水年华]

    2009-11-27
    甲流盛行的时段,

    一直在猜测自己何时会走进这个队伍,

    即使不是甲流,感冒也是常范的病。

    在撑过一个多月后,终于感冒了。

    居然安心起来。笑。

    身体太好仿佛不像是我。

    但感冒也是一个人,吃药,打针。

    时而因为一个人没有依靠而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哭泣。

    这才是我。

    病没有那么严重...
  • 开始喜欢汤类,喜欢蔬菜,喜欢肉类,喜欢鱼类。

    吃很少主食。自然变成这样。

    感觉到身体仿佛越见单薄,却喜欢这样的清爽干净。

    翻看喜欢食物的系列做法。

    准备食材,准备尝试。

    期待味蕾的愉悦。

     

    庆华告诉我不要压抑,不要将自己的情绪带给别人,记得时刻考虑对方的感受。

    于是开始从身边做起,首...
  • 成长 - [走。言。]

    2009-11-23
    经历痛苦终可获得成长。

    而成长如此突如其来。

    心里明了。

    只剩下慢慢调整。